第282章 可是你是个孕妇

  发布时间:2023-03-29 00:14:03   作者:玩站小弟   我要评论
这样的话即便是我这样的外人听来都觉得毛骨悚然,更何况是方笙,她当场就大哭起来,那种哭泣,是女人在绝望的时候才能发出的声音,悲凉又带着愤恨。贺莲城推开已经哭的没有声气的方笙,深深看了我一眼后,转身离去。 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android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F%A7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android。
    这样的第章话即便是我这样的外人听来都觉得毛骨悚然,更何况是孕妇方笙,她当场就大哭起来,第章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android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F%A7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android那种哭泣,孕妇是第章女人在绝望的时候才能发出的声音,悲凉又带着愤恨。孕妇

    贺莲城推开已经哭的第章没有声气的方笙,深深看了我一眼后,孕妇转身离去。第章

    方笙跌坐在地上,孕妇哭的第章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白助理用眼神示意我,孕妇要不要找人来把方笙拖出去,第章我摇摇头。孕妇

    这种时候,第章我对痛打落水狗之类的戏码并没有兴趣,也许方笙是真的可恨,可是她曾经所做的一切,都会有岁月给她惩罚,我当然可以这会儿找人把她拖出去,让全集团的人都看看这位陆暻年的前妻是什么样的狼狈,可是我并不像怎么做。

    有什么意义呢?羞辱了方笙。我心里难道就能欢天喜地吗?

    同为女人,我对方笙其实还是有一丝的怜悯的,不管当初她是如何跟自己的父亲在一起的,强迫或者是自愿,但是在她愿意为那个男人生下孩子的时候,就说明她是真的爱那个男人的。后来的事情,不过是对之前错误的偿还。

    我记得我妈曾经跟我说过很多次,说女人这辈子难的很,只要一步踏错了,后面就会一错再错。

    当时这话是用来劝阻我不要跟江哲年离婚的。

    并没有得到印证,但是在方笙身上这话却是很正确的。事实证明,女人可以果断的离开那个不爱你的人,却不能对着不爱你或者是错误的人一往情深。

    方笙在最初的最初,不过是爱错了人。

    是禁忌的关系只是其中一条,更多的是,她爱的人,并不考虑她。

    如果方笙的父亲真的是不顾一切的爱上了女儿,那么当年。方笙不会跟陆暻年达成那样的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android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F%A7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android协议,而如今,方笙不会这样孤苦无依,需要紧紧攀附上贺莲城才能活的下去。

    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,更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爱人。

    大概这就是艺术家的性格?

    方笙坐在地上哭了一阵,她从来都是一个美丽的女子,哪怕就是活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,她依然让自己美丽动人。

    脸上的妆容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早已经花掉,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我包里随身带着消毒的湿巾,这本来是给孩子们准备的,现在带着孩子出门,这种湿巾简直就是居家旅行的常备物件儿。

    拿出来递给方笙,“擦擦脸,这东西卸妆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方笙哭累了整个人都看起来木木的,结果我递过去的湿巾,将脸上鬼画符似的妆容都擦去了。

    她的年纪比我要大一些,岁月在脸上还是留下了痕迹的,只是到底是音乐世家出身。本身的气质并不差,素面朝天的样子看起来干净端庄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卸去伪装的样子,诚心的劝她,“不要在执迷在那些莫须有的爱恨里,不属于你的,永远都不会属于你。”

    不要在去爱错的人,不要在纠缠着陆暻年不放,人生远可以有更多的可能。

    方笙弄干净了自己的脸,人的精神气已经缓过来了。她看着我,眼神里还是带着她原本的高高在上的凛然。

    “你这种蝼蚁般的人,根本无法明白我的感受。”她刚刚哭过,嗓音嘶哑带着磁性,这样的话说出来,别有一种苍凉的美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大概是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我真的从未像她一样成为真的高高在上的公主过,所以我才会别样的珍惜现在拥有的小小幸福。也更无从明白,她那种从天堂坠落地狱的心情。

    大概不会有人真的做到设身处地,无非都是已己度人。

    所以,“你走,我不想再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无法互相了解的两个人,能做的也不过是永远的错开,不要再有交接的地方。

    方笙走了,走的时候,还是高高仰着脑袋,尽管她今天是败军之将,可是最后的骄傲她还是要保持。我看着她那有些僵硬的背影,有些想笑,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贵族人士,带着令人觉得可笑又可悲的尊严,连离开,都要保持姿态。

    方笙走后,白助理问我,“刚才听贺莲城的语气,他似乎已经有了悔改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“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不能把希望放在一个人的良心上。而且在我看来,刚才贺莲城的那些话虽然是有些幡然悔悟的意思,但是更多的还是推卸责任。

    他说方笙这么多年来都再挑拨离间,教唆他做了这么多的龌龊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反过来想想,他一个正常的成年男子,能数十年被一个女人指使的团团转?这实在是违背常理,说白了,不过是这些东西都在贺莲城的心里,他对陆暻年的功成名就心生嫉妒不满,对陆暻年的婚姻更加的满心诅咒,所以他才会趁着一切的机会去让陆暻年不痛快。

    我跟白助理说:“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,贺莲城这段日子就让他自生自灭,没有真正什么都失去过,他不会学着拥有。颂那个人我还算知道些,他自己可以对陆暻年对手,但是陆暻年身边的人要是对陆暻年不好,他第一个就会看不上,别指望他能帮着贺莲城。”

    白助理眼睛闪闪。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批不完的文件,虽然我只是代班,但是有些加急的文件还真的要快速的给出批复,没办法我职能硬着头皮看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我曾经做过翻译,也参与过公司一些案子的促成,可是到了今天,我才明白,真的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都不知道陆暻年每天面对这个,那个脑子是怎么长的啊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时间像是过的特别的快。眨眼外面的天就黑了。

    我原本还想再批几份文件,但是白助理跟煞神一样的出现在我面前,勒令我回家休息。

    好,好,我听话。

    坐车回家,第一次觉得心情很空旷,平时回家,家里都有孩子等着我,如今不仅孩子送走了。就是陆暻年也不在。

    昨晚是事情发生的第一晚,我紧张忐忑,倒是没有多少这种空荡荡的感觉,到了这一晚,是真的觉得空。

    给佟伊檬那里打了个电话,问问孩子们的情况。

    佟伊檬说孩子已经睡了,我看看时间才八点半,睡的可真早。

    “今天阿远怕他们不高兴闹腾,就休假了一天带着去了海洋公园,玩疯了都,回来洗了澡,饭都是半梦半醒的时候吃完的,已经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孩子交给他们,我其实很放心,但是听不到孩子们的声音,我这个当妈的,真是难受的很。

    可是这话到底不能说出来,我要是说非要听到孩子的声音才行,恐怕那头佟伊檬会觉得我是在担心孩子们的安全,这多少会显得不信任。

    虽然是最好的朋友,可是我这个人总是有很多的顾及,不该说的,还是不会说。

    不说孩子们,我也想跟人说说话,这样的时候,安静其实更折磨人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样,跟着去了吗?你现在身体不一样,要多小心,别累着了。”说完这个我真是觉得抱歉,佟伊檬的孩子来的不容易,而且怀孕的过程也比一般的产妇要危险,这时候麻烦她,是真的很不应该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这样的话,我可就生气了。你当初还不是挺着大肚子来新加坡救我,那时候你怎么不说自己危险。”

    我张张嘴想说我跟她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佟伊檬却在我之前抢话说:“别说你跟我不一样的话了,这天下,谁怀孕是不辛苦的,我这里有保姆有佣人,还有阿远时时盯着,你担什么心呢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她的话,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最终也只是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回到家,一切其实都没什么变化,佣人对我的照顾其实也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我洗了澡睡下,即便是满肚子的心事,却还是很快的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次日醒的还挺迟的。

    我起来的时候白助理已经在别墅里等着我了,今天是陆暻年开放探视的日子,我们当然要去看看他。

    “等下,你进去看陆总的情况,我去前面跟警方交涉看能不能保释出来。”白助理心里已经有了成算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最好是能将陆暻年保释出来。

    国内的探视间跟电视上的那种隔着玻璃拿着电话的探视间完全不同,就是一间小房子,里面有张小桌子,我跟陆暻年能够做到面对面。

    只是我进去就觉得浑身阴冷。

    现在的季节已经是冬天了,虽说本市的冬季其实并不难熬,可是在背阳的森冷地方。那种潮湿的冷气还是令人浑身不适。

    陆暻年来的比我晚一些,他的脸有些不正常的白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就想哭了。

    虽然才是四十八个小时,我在外面面对那么多的事情,他在里面其实也不好过。这种看守所,通常都是条件不好的,里面阴冷潮湿,他这样西装革履的进去,不生病才怪。

    我带着哭腔跟他说:“早知道是这样,我来的时候就该给你拿些厚衣服来。”

    实在是没有经验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,我们从前都没有接触过,谁会想到这些呢。

    陆暻年手放在嘴上压低声音咳嗽两声,整个人显得更病弱,我看着就揪心。

    他缓了会儿,才问我,“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含着眼泪点头,他安排的那么详细,几乎方方面面都计划到了,我根本就是照着他的剧本去虐人就可以了,那里能不好呢。

    “那,宝宝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还是点头,这一次眼泪是真的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陆暻年叹气,“这是没想到他们会这个时候动手,真是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哭着瞪他,“还不都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陆暻年被我这句话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的语气,似乎是在家里,我上个月发现自己的经期没有动静,难以置信的跟陆暻年说了之后,他却像是发了疯的开心。

    后来买了验孕棒,证实是真的怀孕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高兴,本来我们已经有了两个孩子,其实是不需要了的。

    可是陆暻年非要说孩子多才是福气,再者他缺席了两个孩子成长中最重要的一年,他实在想要补回来。我没办法,孩子都已经有了难道还能不要。

    就是我愿意不要,陆暻年都不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。就这么巧,这个月贺莲城他们就发难。

    气氛缓解了些,我才说:“你别担心我,我很好。白助理简直就是最完美的牢头,不知道你跟他都交待了些什么,喝的只给牛奶,晚上八点就要我回家休息,一点点的事情,他都在我身边。生怕我出事的样子。孩子们,你更不用担心,你刚出事的时候,我就直接去幼儿园把他们接出来送去机场然后直接去了新加坡,他们并不知道你的新闻。”

    最大程度上,保证了陆暻年父亲的形象。

    陆暻年伸手过来,拉住我放在桌上的手,他的手冰凉的,我下意识就要缩。可是因为他,我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顾夏,因为你,我没什么不放心的。也是因为你,我什么都放心不下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伤感,我突然就不想再说让人心情不好的话了,笑眯眯的说:“放心,等这事情过去,就一切都好了。你还要陪我去产检呢,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?”

    我们俩可能也是最奇怪的探视人与被探视人了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诚,我们竟然说起孩子的性别来。

    说到孩子,陆暻年总是柔和的,脸上的疲惫担忧都少了很多,“我们有儿有女,其实都好,不过私心里,我还是想要女儿。”

    完全没有悬念的答案,他想要女儿从来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我开他玩笑,“天,那可不行,家里有一个公主就够受了,来两个,可要怎么养活啊。”

    陆暻年把女儿宠成了公主,就没有女儿说了他不答应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我们才说了这么一会儿,就有人来说时间到了,要分开了。

    我尽管很想保持镇定。但是真的控制不住眼泪,我哭着跟满脸担心的陆暻年说:“我这是孕妇的综合症,其实没那么难过的。”

    陆暻年的脸更差了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要分开。

    从看守所里出来,我是真的心情沉重,刚才跟陆暻年开玩笑的心情彻底的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白助理在这个时候还跟我说了一个不好的消息,“不准保释。”

    经济类案件,尤其是陆暻年这样数额巨大的案子,根本就不让保释。

    我有些心灰意冷,想着他那不正常的脸。还有他冷的刺骨的手,心脏都揪起来。

    我不能忍受。

    看着他在这样的地方受苦,尽管知道这是引君入瓮,是必然的过程。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可是我还是舍不得。

    他不是二十岁的男孩子,身上又是伤又是病的,经不起这样的折腾。

    我下定决心,跟白助理说:“给我定去京城的机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白助理傻眼。

    我就站在关押陆暻年的地方门口,很镇定的跟白助理说:“我要去找彭震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国家机关。只有彭震能摆平,我要陆暻年出来,一刻都不想等。

    白助理不同意,“不行,你现在不适合长途飞行。”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根本就找不到彭震人,他的手机关机,人也消失,要不是我本人去,他不会出来的。”马上就要过年了。距离林枷离开马上就要一年,彭震到最近是真的发了疯,什么人都找不到他,要不然陆暻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他不可能不露面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就算是托人找到彭震,他都不一定会来帮忙。

    只能我去。

    白助理看我的样子,试探的问,“陆总在里面受罪了?”

    我点头。

    国内的这种地方。真的不敢说会不会用私刑,我不敢再让陆暻年待在那里面了,见过他刚才的样子,我一刻都不愿意等。

    白助理咬牙,“那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我反对。

    “这里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你去做,说难听些,我其实就是个傀儡,最终很多事情的运作都是要靠你,如果你走了,集团怎么办,要是被颂占了集团,弄出更多的陆暻年犯罪的证据,咱们可就全完了。”

    白助理无法反驳我的话。

    他也急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是个孕妇!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是关心我,心疼我,可是,“我已经生过一胎,上一胎还是两个,我有经验,我知道怎么照顾自己,你放心,我就是再怎么心急,也不会拿我自己的孩子冒险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我的恳切打动了白助理,他妥协,“那好,不过你随身要带着保镖跟护士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,这个时候不是嫌麻烦的时候,谁知道会不会真的遭受攻击。

    早上看了陆暻年,十一点的时候,我就已经在机场,登上了去往京城的飞机。

    飞机起飞之后,我才卸去坚强的样子,流露出惶恐来。

    平时去哪里都有人接有人安排,唯有这一次,我并不知道彭震在哪里,一切都是未知的,我要靠自己找到彭震,还要劝说他到这里来救陆暻年。

    实在不是件简单的事情。

相关文章

  • 中国体育公司2020年市值榜:西王食品排名第11位本站

    中国体育公司2020年市值榜:西王食品排名第11位本站  稿源 山东电视体育频道)近日,新华体育公布中国体育公司2020年市值榜,来自山东的西王食品各项数据名次靠前,其中市值排行榜排名第11位、增幅榜
    2023-03-29
  • 第八十八章 揭开伤疤

    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,无论顾芯语如何追问,甚至连拽袖子,摇胳膊这么幼稚的动作都使出来,周慕寒也没松口,只是轻轻地笑着......眸光如寒星,那里倒映着顾芯语的身影。顾瑾瑜知道了这种处理结果,没表示满意也
    2023-03-29
  • ??һ??????? һ??ʱ??

    ????үû??˵??ȥ????Ϊ????ԭ???????س?????????Ѿ??ʹ????վ????һ?𣬾??????Լ?????ֻ???ڻʵ?һ?ˣ????????м????˻????أ????
    2023-03-29
  • 第八十六章 让你活着

    蓉城镇国公府周慕寒常年在战场侵染出的杀气,吓得跪在地面的一些下人,浑身抖如筛糠......一边口里叫着将军饶命将军饶命,一边暗暗悔恨,真是猪油蒙了心,竟然污蔑少夫人还去作证,现在将军秋后算账,自己小命
    2023-03-29
  • 城市“停车难”,如何不再难?

      近年来,南京一直在持续推进停车资源共享工作。从2021年至今,南京已推动632处机关事业单位共享停车场,“释放”了48190个共享泊位。  江苏在推进老旧小区改造中,也把增加停车供给作为重点目标。
    2023-03-29
  • 台湾方面计划恢复两岸空运航点

    原标题:台湾方面计划恢复两岸空运航点 )
    2023-03-29

最新评论